Placemaking案例推送第八期

发布日期:2021-03-20 点击次数:4  字体显示:【大】  【中】  【小】

本文是选自《全球公共空间手册》中“将良好原则付诸实践”章节的第24和第25个案例。

一、本期《公共空间宪章》内容
1. 在公共空间网络中,建议识别极化和聚集现象,以防止心理障碍强化物理障碍。
Within public-space networks it is also advisable to identify polarities and aggregative phenomena, with a view to prevent psychological obstacles from reinforcing physical ones.

2. 作为升级城市周边与郊区的战略,公共空间互联与改善工作应包括加强联系,增强多功能性与可达性,以及减少私有化与排他性的现象。
The interconnection and improvement of public space as a strategy for upgrading peripheries and suburban areas should include improving connections, the enhancement of multi-functionality and access, and the reduction of phenomena of privatization and exclusion.

二、案例
1. 金谷园多功能建筑群——中国昆山
关键词:多功能性、城市更新
背景:
1978年以来,中国的经济改革带来了城市更新,彻底地改变了中国的城市。然而,这些更新更关注的是改善城市的经济基础设施。因此,“无产值”的公共空间并没有得到相应的关注,特别是那些服务普通居民的公共空间。如今的中国城市需要更多的公共空间。
历史名城昆山位于上海西部,它迅速发展为长江三角洲的一个主要制造中心。昆山占地118平方公里,拥有18万人口,城市中心正经历着城市更新。金谷园多功能建筑群位于其中一个城市更新区域,其北部是一个新建成的封闭式居民区,南部是娄江。周边地区的低层住宅将全部被高密度的开发项目所取代,类似于每公顷155户的金谷园高层住宅。

金谷园多功能建筑群基地平面图(图片来自ArchDaily,https://www.archdaily.cn/cn/600318/pole-services-slash-barre-lambot-architectes)
主要措施:
公共空间的问题的部分原因归结于常规设计方法盲目借鉴欧美城市的城市形态,而忽略了中国城市的独特条件。这些条件包括城市规模较大、现有公共空间有限(特别是节点类型的公共空间短缺)夏季更炎热更长,耕地保护需要等特征。
针对这一问题,设计师从水平和垂直两个角度进行了解决:
1. 水平角度:相较于人口密集城市里大量的大型的“面子工程”,小型的公共空间更好。为此需要放弃传统的单一土地性质分区,整合空间从而腾出更多的公共空间。在这个项目中,一个完整的建筑平面被分成了五个部分,五个建筑之间形成了小型的公园。

建筑间的小型公共空间(图片来自ArchDaily,https://www.archdaily.cn/cn/600318/pole-services-slash-barre-lambot-architectes)
2. 垂直角度:由于需要建一所幼儿园,设计师们产生了在山头建立立体公共空间的想法。这个项目的立体公共空间,不仅提高了孩子们的安全性,还有助于孩子们眺望江景,而在传统设计中,孩子们的视野会被围墙所阻隔。

从二层公共空间眺望江景(图片来自ArchDaily,https://www.archdaily.cn/cn/600318/pole-services-slash-barre-lambot-architectes)
一些建筑的屋顶被改造成了一个排球场和两个羽毛球场,以满足青少年们的运动需求,这些需求在以往的规划中常常被忽略。

楼顶羽毛球场(图片来自ArchDaily,https://www.archdaily.cn/cn/600318/pole-services-slash-barre-lambot-architectes)
结果和思考:
公共空间将社区、不同地块进行物理地联系,给居民活动、交流的机会。对于人口密度高、现有土地有限的城市,城市更新项目需要整合现有的空间。比起传统的单一土地利用分区,混合土地性质能够提供更多的小型公共空间;竖向的公共空间设计,既增加了公共空间的数量与面积,也开阔了人们的视野。
2. 缆车地铁——哥伦比亚,麦德林
关键词: 公共交通系统
背景:
麦德林由两块区域组成:一块区域方方正正,布局紧凑,沿一条河谷分布;另一块区域人口密集,布局不规则,散布在周边的山坡上。由于山坡的地理位置未能与麦德林最大的交通系统连接,许多地区没有得到开发。1991年,这座哥伦比亚的第二大城市被评选为全球最暴力的城市。

麦德林山坡居住区(图片来自Wild About Gardening,https://images.app.goo.gl/9QZFCWB6Y5DsRAzDA)
主要措施:
麦德林市政府通过高架电缆车的轨道交通系统(缆车地铁),将边缘化的、未开发的非正式居住区与市中心的地铁系统连接了起来。该缆车地铁每天运行20个小时,山坡区域的居民的时间从原来的两个半小时缩短为了7分钟。

哥伦比亚麦德林缆车地铁(图片来自公共空间手册, © 联合国人居署)
综合城市项目(Proyectos Urbanos Integrales或PUI)将城市资源集中到贫穷、社会治安差的地区,为城市最贫穷的地区建设最好的公共建筑和交通系统。综合城市项目的第一个项目,是把城市东北部的11个居住区联系起来,建成了一个长2公里的K号线地铁,约17万居民受益于这条路线。
电缆铁塔、邻近的公共图书馆、公园、改善后街景和公立学校让该区域焕然一新:圣多明戈(Santo Domingo)图书馆满足了市民的阅读需求;公园成为了人们休闲娱乐和开展社区的理想场所;新建及改造的步行街和天桥将曾经被帮派控制的居住区重新整合;新建成了10座公里学校,并对其余的130座学校进行了改造。

改善后的街景(图片来自搜狐,https://www.sohu.com/a/221586185_759258)
2004年,缆车地铁开通,该轨道交通系统还提供自行车租赁服务;2011年完成了最引人注目的户外电梯系统项目,改造了麦德林治安最差、最贫穷的地区之一:Comuna 13;2014年,预算投资8800万美元的规划提供关键地点的交通,并提升教育、文化、卫生和安全部队的部署。

麦德林的摩天大楼建设(图片来自搜狐,https://www.sohu.com/a/221586185_75925)
结果和思考:
缆车地铁的建设,将边缘化的地区与更为安全、发展更为成熟的地区联系起来,将麦德林从全世界最暴力的城市转型成了包容性的大都市。伴随着社会和物理干预的公共交通,自杀率明显降低。不同区域的相互连接,使得不同地区的人们能够进行安全地通勤和交流。贫民窟的改造,使得居住在山上的人对城市有了归属感。缆车地铁、地铁、室外电梯内、图书馆等公共交通与场所的营造,展现了政府在城市废弃区域的作用。

参考文献
UN-HABITAT. (2013). Charter of Public Space. Rome.
UN-Habitat. (2016). Global Public Space Toolkit: From Global Principles to Local Policies and Practice. Ndinda Mwongo.